关于美术史,你应该知道的十二幅肖像

让我们用12幅西方绘画史上每个人都应该知道的重要肖像作品来开始一段艺术史的旅程吧!

随着文明的诞生,人类对肖像的捕捉记录的需求也随之而生,这使得肖像成为最古老的艺术形式之一。

我们可以从古希腊文明中找到肖像的起源,那里的重要人物被雕刻成不朽的形象。绘画肖像的起源可以在罗马、埃及和法尤姆的肖像中找到。在西欧,对希腊罗马文明及其价值观的崇敬引发了文艺复兴。它也导致了个人肖像的复兴。然而,肖像并不是简单地记录一个人的外貌。

模特必须具有明显的可识别性,而艺术家需要表达模特的个人身份。

1. 阿尔诺菲尼的婚礼(The Arnolfini Portrait)

扬·凡·艾克,阿尔诺菲尼的婚礼,1434年,国家美术馆,伦敦,英国。
扬·凡·艾克,阿尔诺菲尼的婚礼,1434年,国家美术馆,伦敦,英国。

多年来,这幅画被称作《阿尔诺菲尼婚礼肖像》:现在我们不确定是否举行了婚礼。流行的说法是,这是一幅15世纪布鲁日富有的意大利商人乔瓦尼·阿尔诺菲尼和他妻子的双人画像。画中的一切都在努力展示这对夫妇的财富,从他们优雅的服装到窗台上男人身后的橙子(那时橙子太贵了)。那名妇女的宽大长袍使许多人认为她怀孕了。然而,我们从那个时候的其他表现知道这些长袍是象征时尚的。小狗是忠诚的象征。画布上最引人注目的元素是这对夫妇之间的一面镜子,我们可以在镜子中看到两位客人的倒影,可以看出他们正受到这对夫妇的欢迎。

扬·凡·艾克,阿诺菲尼肖像,细节,1434,国家美术馆,伦敦,英国。
扬·凡·艾克,阿诺菲尼肖像,细节,1434,国家美术馆,伦敦,英国。

2. 蒙娜丽莎(Mona Lisa)

列奥纳多·达·芬奇,《蒙娜丽莎》,1503年,法国巴黎卢浮宫。
列奥纳多·达·芬奇,《蒙娜丽莎》,1503年,法国巴黎卢浮宫。
蒙娜丽莎也许是世界上最著名的画作了,她一直神秘地微笑着。人物原型名叫丽莎·格拉迪尼(Lisa Gherardini),是佛罗伦萨商人弗朗西斯科·德尔·吉奥康多(Francesco del Giocondo)的妻子,因此她的另一个名字叫乔康达(La Gioconda)。达芬奇(1452-1519)为她画了一幅半身长、四分之三视角的肖像。她正坐在凉廊前的椅子上,凉廊通常是由拱门和柱子支撑的阳台。背景中有一幅风景画。这幅画的神秘之处有很多,但她的魅力之一在于,达芬奇不仅善于捕捉女人的特征,而且善于捕捉她的本质。在这里你可以找到更多关于达芬奇的女性肖像。

3. 教皇尤利乌斯二世(Pope Julius II)

拉斐尔,教皇尤利乌斯二世,1511-12,国家美术馆,英国伦敦。
拉斐尔,教皇尤利乌斯二世,1511-12,国家美术馆,英国伦敦。
     教会可能是文艺复兴时期最大的艺术赞助人,尤其是朱利亚诺·德拉·罗维尔,即后来的教皇尤利乌斯二世。他委托了西方艺术中一些最伟大的艺术品,即西斯廷教堂的壁画和梵蒂冈的拉斐尔房间。
     拉斐尔改变了教皇画像的艺术,从此确立了标准。在过去,教皇通常被描绘成跪着祈祷。朱利叶斯被画得稍稍偏离了画家的方向。他坐在椅子上,看上去很平静,若有所思。除了精神力量,教皇还掌握着政治权力。当这幅画像被画出来时,教皇朱利叶斯是欧洲最有权力的人之一。这一点通过他有力地握着椅子的手略为参考,显示出他是一个实干家。椅背上的橡子象征着della Rovere家族,橡子是他们的盾形纹章。图后绿色屏幕上的两个交叉的键,是教皇的象征。

4. 大使(The Ambassadors)

小汉斯·霍尔拜因,《大使》,1533年,英国伦敦国家美术馆。
小汉斯·霍尔拜因,《大使》,1533年,英国伦敦国家美术馆。
     《大使》(《出访英国宫廷的法国大使》)1533年,法国驻英国大使让·德·丁维尔(左)委托小汉斯·霍尔拜因(1457-1543)创作了这幅双肖像画。画中他和他的朋友乔治·德·塞尔夫(Georges de Selve)在一起,后者也是大使和牧师。两个人站在一块绿色窗帘前,中间的桌子上放着一幅静物画。这幅画有丰富的象征意义。在最上面的架子上我们有一些与天文学和时间测量有关的东西,这些东西代表了天国。在底部,我们有一些物品,包括鲁特琴和赞美诗,它们代表了陆地领域。
     在前景中我们看到一个不寻常的形状。但如果我们从一个角度看,我们就会意识到这其实是一个缩短的人类头骨,一个死亡的象征,意味着死亡的提醒。
小汉斯·霍尔拜因,《大使》,细节,1533年,国家美术馆,伦敦,英国。
小汉斯·霍尔拜因,《大使》,细节,1533年,国家美术馆,伦敦,英国。
     《大使》中最著名的图像是底部中心的一个扭曲头骨。该头骨以变形的方式呈现,也是文艺复兴时期早期的风格,也是一个视觉谜题,观众只能从右侧高处或左侧低处清楚的看到一个人类头骨。艺术家认为《出访英国宫廷的法国大使》这幅画能代表三个层次:天堂(上层架子上的星盘和其他物体),人间(书架和下层架子上的乐器)和死亡(头骨)。有些人这幅画曾挂在楼梯间,所以当人们走上楼梯时可以清楚的看到人类头骨。另一种可能性是小汉斯·霍尔拜因只是想要炫耀他的能力与技术,确保未来可以继续获得佣金。
      这幅画还有政治和宗教方面的因素。法国的弗朗西斯一世派德·登特维尔去英国监视亨利八世。英国国王与罗马决裂,迎娶了安妮·博林,结果在整个欧洲引起了动荡。琵琶上的断弦在画布上表现了这种情况。

5. 夜巡/守夜人(The Night Watch)

伦勃朗,《守夜人》,1642年,国立博物馆,阿姆斯特丹,荷兰。
伦勃朗,《守夜人》,1642年,国立博物馆,阿姆斯特丹,荷兰。
     集体照在荷兰黄金时代非常流行。许多公会委托他们来庆祝他们最杰出的成员,然后这些画像就挂在他们的公会大厅里。在这里,弗兰斯·班·科克上尉和他的中尉威廉·范·鲁腾堡被16名士兵包围。
     伦勃朗(1606-1669)革新了这种类型的肖像画。在当时,把坐着的人排成一排画出来更常见,类似于当代的集体照片。在这里,民兵从阴影中出现在光明中。再加上艺术家巧妙地安排对象的空间,这幅画充满了活力。在左边,我们可以看到一个小女孩在男人中间。在她的腰带上有一只大爪子的鸡和一支步枪,这是民兵连的标志。她是一种吉祥物,一种模仿。在这里你可以找到更多关于这幅画的信息。

6. 安德鲁斯先生和夫人(Mr. and Mrs. Andrews)

托马斯·庚斯博罗先生,安德鲁斯夫人,1750年,英国伦敦国家美术馆。
托马斯·盖恩斯伯勒《庚斯博罗先生,安德鲁斯夫人》,1750年,英国伦敦国家美术馆。
     托马斯·庚斯博罗(1727-1788)是18世纪英国最著名的肖像画家之一。这幅罗伯特·安德鲁斯和他的妻子弗朗西斯·卡特的画像是在他们1748年举行婚礼时委托绘制的。这对新婚夫妇想要纪念这一事件,并展示他们作为一处更大房产的新主人的地位。因此,盖恩斯伯勒(Gainsborough)把这对夫妇放在左边,把他们的场地放在右边。安德鲁斯先生以放松的姿势站着,而安德鲁斯夫人则端庄地坐在一张洛可可式的长凳上。因此,在这个作品中,我们有机会同时欣赏一幅双人画和一幅山水画,每一个元素都在争取我们的关注。更奇怪的是,安德鲁斯夫人膝上的一部分画布被空白着,没有任何明显的解释。
托马斯·盖恩斯伯勒《庚斯博罗先生,安德鲁斯夫人》细节,1750年,英国伦敦国家美术馆。
托马斯·盖恩斯伯勒《庚斯博罗先生,安德鲁斯夫人》细节,1750年,英国伦敦国家美术馆。

7. 拿破仑翻越阿尔卑斯山(Napoleon Crossing the Alps)

雅克·路易斯·大卫,拿破仑翻越阿尔卑斯山,1801,261 cm×221 cm,玛勒梅森城堡,法国。
雅克·路易斯·大卫,拿破仑翻越阿尔卑斯山,1801,261 cm×221 cm,玛勒梅森城堡,法国。
     西班牙查理四世将波拿巴的肖像作为他的欧洲权力者系列的一部分。1800年,拿破仑战胜奥地利人,翻越阿尔卑斯山。风景只是这幅肖像的背景,拿破仑统治着整个画布。他骑上马,以强有力的姿态集结他的军队,其中一些可以在背景中看到。这是一个高度构造的形象。雅克·路易斯·大卫(1748-1825)想要突出君主的美德,传达拿破仑当时的权力。在左边的前景,我们看到铭刻着汉尼拔和查理曼大帝的名字,他们是另外两位穿越阿尔卑斯山的统治者,这是一项很少有人能完成的壮举。

8. 布罗意公主(The Princess de Broglie)

让·奥古斯特·多米尼克·安格尔著,《布罗意公主》,1851-53年,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美国。
让·奥古斯特·多米尼克·安格尔著,《布罗意公主》,1851-53年,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美国。
     让·奥古斯特·多米尼克·安格尔(1780-1867)以他的宫女而闻名于世。然而,在他的一生中,他是一个著名的肖像画家。这是他最后的委托作品之一,一幅约瑟芬-埃洛诺-玛丽-波琳的肖像。图中,公主摆出了贵族式的矜持姿态。安格尔紧凑的笔触赋予了这幅画一种几乎像照片一样的品质,他成功地抓住了他的模特的本质以及她衣服的质地。毫无疑问,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她穿的那件蓝色连衣裙。缎子在灯光下闪闪发光,我们几乎可以预料到她走动时织物发出的沙沙声。

9. 埃米尔·左拉(Emile Zola)

爱德华·马奈(Edouard Manet),埃米尔·佐拉(Emile Zola),1868年,奥赛博物馆,法国巴黎。
爱德华·马奈(Edouard Manet),埃米尔·佐拉(Emile Zola),1868年,奥赛博物馆,法国巴黎。
     爱德华·马奈(1832-1883)画这幅画像是为了感谢作家埃米尔·左拉支持他反对当时官方艺术评论家不断拒绝他的作品。左拉写的文章是左边的蓝色小册子。桌子上的一些属性说明了作者的性格和品味。我们可以看到马奈的《奥林匹亚》的复制品,左拉认为这是他最伟大的作品。在奥林匹亚上方有一幅黑白的巴克斯的复制品,是委拉斯开兹的作品,这表明了他对西班牙绘画的兴趣。左拉身后有一个日本屏风。这与日本版画一起,展示了东方绘画对马奈艺术的影响。桌上有一支羽毛笔和一个墨水瓶,象征着左拉的职业。

10. X女士(Madame X)

约翰·辛格·萨金特,《X夫人》,1884年,美国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
约翰·辛格·萨金特,《X夫人》,1884年,美国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
     这幅画像是皮埃尔·高特劳夫人,一位19世纪巴黎的年轻社交名流。约翰·辛格·萨金特(John Singer Sargent, 1856-1925)将她描绘成一个诱人的时尚女性。这幅画在1884年的沙龙展出时引起了轰动,主要是因为她被呈现的方式。礼服的领口和从肩上滑落的右肩带震惊了巴黎社交圈。艺术家后来重新油漆了带子。萨金特把这项工作干了30多年。最终,他把它卖给了大都会博物馆,并评论说:“我想这是我做过的最好的一件事。”尽管众说纷纭,但他巩固了他作为肖像画家的声誉,并在美国开创了卓有成效的职业生涯。

11. 阿黛尔·布洛赫·鲍尔一世(Adele Bloch-Bauer I)

古斯塔夫·克里姆特,《阿黛尔·布洛赫-鲍尔肖像I》,1907年,新美术馆,美国,纽约。
古斯塔夫·克里姆特,《阿黛尔·布洛赫-鲍尔肖像I》,1907年,新美术馆,美国,纽约。
     阿黛尔·布洛赫-鲍尔的肖像也被称为“黄金女人”。它是由她的丈夫费迪南德委托制作的,费迪南德是一位富有的银行家和工厂老板。阿黛尔是唯一一位曾两次为古斯塔夫·克里姆特(Gustav Klimt, 1862-1918)作画的女性。在这幅画中,她似乎从黄金中浮现出来,或者沉入黄金之中。只有她的头和手画得很逼真,传达出一种不适的感觉。她的衣服在画布上无数的图案中消失了。感觉上,这个女人变成了一个有着金色背景的人,她自己就是一个珍贵的物品。
     阿黛尔于1925年去世,她将这幅画像留给了丈夫,希望在丈夫死后将其交给奥地利国家美术馆。遗憾的是,这并没有发生。最终,奥地利政府和阿黛尔的侄子之间发生了法律纠纷,阿黛尔的侄子继承了这幅油画。在这里你可以找到更多关于绘画的动荡历史。
     许多个世纪以来,几乎每个有钱人都委托画一幅肖像来将自己的记忆铭刻在子孙后代的心中。画家们描绘了他们的性格以及他们的财富和地位。尽管19世纪末发明了摄影术,肖像艺术并没有消失。在整个20世纪,它在卢西安·弗洛伊德等艺术家的作品中继续蓬勃发展。

12. 玛丽莲·梦露双联画(Marilyn Diptych)

安迪·沃霍尔《玛丽莲双诗》,1962年,泰特美术馆,英国伦敦
安迪·沃霍尔《玛丽莲双诗》,1962年,泰特美术馆,英国伦敦
     你能找出多少个玛丽莲?1962年这位女演员去世后,安迪·沃霍尔(Andy Warhol)用她的电影《尼亚加拉》(Niagara)中的一张宣传照片创作了一系列肖像照。这幅画由两块板组成,一块是彩色的,另一块是黑白的。玛丽莲·梦露是她那个时代最具标志性的明星。因此,她是艺术家用来评论名人文化的理想对象。她的脸看起来像一个面具,这是对她的高度构建形象的媒体创造。此外,为了显示她经常出现在媒体上,书中多次重复出现。

留下一个答复

请输入你的评论!
请在这里输入你的名字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